奥秘1:黎明的小精灵-4

上一章:奥秘1:黎明的小精灵-3 下一章:奥秘1:黎明的小精灵-5

努力加载中...

在森林的每一个角落,我们都发现了它们的行踪。

当我年轻的时候,在我的眼中,贝洛岗城就是宇宙的边界,而我们蚂蚁是这个星球上唯一拥有文明的生物。至于那些白蚁、蜜蜂、胡蜂只不过是一群还处于蒙味状态的野蛮的部落,它们是永远不可能了解我们的文明的。

探子跌落在土堆上,用仅剩的3条细腿和一根触角与强大的敌人搏斗着。一名守卫给了它一脚,然后不停地打它;另一名守卫用像大刀一般锋利的大颚猛剌它的胸部。它已经遍体鳞伤了,但还是挣脱了出来,顽强地用仅剩的最后一点点力气逃窜着。但,它已经无路可逃了。一只长长的大颚穿墙而出,将它的头一刀砍了下来。被切下的头颅在地上弹了几下,然后沿着斜坡向前滚去。

太棒了!这句话很好地说明了容器中信息的重要程度。它们放下容器,急切地将触角伸了进去。马上,一段段散发着芬芳的文字浮现在它们的脑海中。

它们的细腿颤栗着,随时准备一跃而起,但太迟了!守卫们已经涌进了大厅,探子们刚够时间抓起那只装有珍贵记忆赞尔蒙的容器,然后就顺着一条小通道逃跑了。

一名守卫立即上前,拿回了这件无价之宝。

又有动静。这一次可比前几次更可疑了。那是有东西踏在干燥的土地上发出的劈啪声。3位“访客”抬起它们那仍沾有绝密信息素的触角。

为了不暴露它们的行踪,逃亡者有时候是沿着通道的天花板上爬行的。在蚁穴中,“上”与“下”只不过是一组相对的概念。借助于爪子的力量。它们能在任何地方行走,甚至跑步都可以。

一次讨伐手指的东征!

它们挨个地闻遍了所有装着记忆费尔蒙的容器,终于发现了一直在寻找的东西。

我们又想到了白蚁,它们也是我们的世仇。但很快我们也推翻了这种假设。因为位于东方的白蚁王国已变成了一座鬼城,一股不知来自何方的氯气杀死了所有的城民。

记亿费尔蒙第8l号

而在保育员的口中,那些巨兽十分的可怕。当我们还是孩子的时候,要是我们不听话,保育员就讲述那些巨兽的故事来吓唬我们。

仅存的叛军探子还有一丝气息,但它知道,它已不可能逃出去了。它已失去了一根触角和一条腿,奄奄一息;所有的出口也已经被封锁了。

“它来过这里!”一名守卫大声地嚷嚷着,守卫们已经发现了它们同伴那烧焦的尸体。

这是一个装满了记忆费尔蒙的椭圆形容器,开口用一滴松脂密封着。它们打开了盖子,一股气味直扑向它们那分成11个小节的触角。

禁止阅读

该死的!它被发现了!

它们就是:手指!

禁止阅读

而其他种类的蚂蚁都已经蜕化堕落了。还有那些侏儒蚁,它们太小了!不值得我们放在心上。

歼灭我们的远征狩猎队的,就是它们;

突然,在领头的探子面前,跳出了一个穿戴着发着青光的盔甲的守卫。这一切发生得太快了!它都来不及反应。只见一只涨满了蚁酸的腹尖突现在盔甲下面。一股灼热的液体喷射出来。就在一瞬间,领头的探子已化成了一滩浓血,紧跟其后的叛军探子见状,立即惊慌失措地扭转身,逃入了旁边的一条通道。

两只蚂蚁纠缠在一起,它们的甲壳互相碰撞、挤压,发出沉闷、浑浊的声响。它们以每小时100米的速度在蚁穴狭窄的坑道中移动着。一边移动,一边还不忘攻击对方,用腿绊、用大颚刺对方。

这些推测都因为缺少事实的支持而不了了之,真相是一直等到我们了解了无生殖力战士103683号的奇特经历之后才水落石出的。

就在这时候,又一名守卫出现在它的左侧。但剩下的两名叛军探子跑得太快了!蚂蚁兵显得有一点无计可施。它既无法充分利用它那锋利的大颚,又无法进行瞄准发射酸液弹。于是,它只能采取最最原始的方法,将它的猎物逼向墙壁,然后使出浑身的力气将它碾碎。

我并不是生来就叫这个名字的。在成为女王之前,我是春天出生的第56号公主,这标志着我的级别,也表明了我出生的序号。

在蚂蚁的神话中,用诗一般的语言描述了那里的生活,一切都像诗歌一样美好。

主题:自传

直到有一天,一个受了伤的年轻王子,327号来到了我的住处。从它的口中,我知道了一个惊人的消息:我们城邦的一支远征的狩猎队遭到了一支神秘的、强大的军队的袭击,全军覆没。

我就这样一直生活在皇宫内由年轻公主们组成的小圈子里,唯一的梦想就是有朝一日能像母亲一样,建立起一个属于自己的城邦……

正是由于这个原因,我决定要发动一场讨伐那些巨兽的东征,我已经说服了我的臣民,这将是一次大规模的军事行动,只要有可能,我们就要消灭这个星球上所有的手指!

剩下的躯干又跌跌撞撞地前行了几步,终于慢了下来,坍倒在地上。守卫们收拾起尸体的残片,将它们扔到了垃圾场,一个叠着一个。这就是过分强烈的好奇心给它们带来的下场。

这些叙述是如此地令人困惑,3名探子必须花上几秒钟的时间来领会它的含义。但无论如何,它们已完成了任务,找到了要找的东西。

还算好,这并没有花去它们多少时间,接下来的就是“阅读”了。它们紧紧抓住这件宝物,互相传阅着。

“分头走,”它大叫道,6条细腿在地上划出了一道道深深的印痕,它已经筋疲力尽了。

那敌人会不会来自我们城邦的内部?我们不约而同地想到了存在于城中的一支秘密的地下武装。它们总是小心翼翼地保护着自己的组织,从来不轻易泄露它们的行踪。那些刽子手们浑身散发着岩石一般冷酷的气息。它们视自己为这个社会的改良者,职责就好像机体内部的白血球。我们能感到它们的存在,但谁都不了解它们的真实面目。

去年的那场烧毁贝洛岗城,杀死我母亲的大火也是拜它们所赐。

怎样才能从这儿逃出去呢?探子一面盘算着,一面使劲蜷缩在坑道顶部的凹洞里,这里是作为临时藏身处的最佳选择。守卫们是不会想到要抬头看的。它们一直在第二条通道里搜寻着。

我的名字是希丽·普·妮,贝洛·姬·姬妮的女儿,褐蚁王朝的第333任女王,也是贝洛岗城中唯一的产卵蚂蚁。

蚂蚁们就像是长有6条细腿的流星,以一种让人眩晕的速度疾行着。通道里昏暗的背景更加深了它们的体色。

又是虚惊一场,周围什么都没有。它们继续阅读。

第三名叛军的探子一路飞奔,爪子紧紧扒住天花板,头朝下。一个炮手瞄准它,开了一炮,打中了它的右后腿。由于遭受了重创,它松开了一直紧紧握在手中的那个珍贵的容器。

就在这时候,一只小蚂蚁停了下来。它似乎感觉到了什么。3位“访客”立即躲了起来,戒备着。但,一切正常,周围还是一片寂静。一只触角小心翼翼地从它们的藏身之处探了出来。很快,另外的5只触角也跟着伸了出来。6只触角以每秒18000振的频率振动着,就像是6个雷达,所有带气味的东西都逃不过它们灵敏的嗅觉。

为了接近那些怪物,我预计这次远征需要83个冲锋步兵团,14个轻炮团,45个野战团,29个……

只剩下3条腿了!最后的一名蚂蚁探子急促地呼吸着,它明白自己肩负着重任:必须不惜一切代价逃出去,将讨伐手指的远征军的消息通知给其余的叛军。

但当时,我并不相信那些有关巨兽的传说。它们守卫着星球的边界,5个一群的生活着。我以为所有的一切只不过是年轻而又幼稚的王子的无稽之谈。

霎那间,它们恍然大悟,一切都是如此地显而易见。这是一个早已布置好的陷阱,就等着它们上钩。不然,它们是不可能如此顺利就进入这间秘密的化学图书馆的。

三具尸体就这样被遗弃在一旁,就好像那些在开幕前就已经断了手脚的木偶,再也不会有人注意它们了。

这时,另一名守卫又发射了数十枚酸液弹,击中了探子的触角。触角马上就熔化了。飞弹同时还击中了坑道的顶部,土片落了下来,把通道都堵住了。

又一名守卫瞄准了它。这一次,它要反抗了。它的腹部还留有一点酸液。它翻转腹部,快速地调整好方位,朝那个守卫开了枪。正中靶心!它又损失了一条中间的腿,但对方比它伤得更重。

在世界的最东边,有……

每是,侦察兵的报告都表明它们离我们的世界越来越近了!它们是如此的危险。

在遥远的东方,生活着一群巨走的动物,它们的体形桌淬是我们的1000倍。

一直以来,我都无视它们的存在。但从今以后,我再也不能这样了。

时而上,时而下,时而转弯。逃亡者和追踪者来到了一处悬崖绝壁。所有的蚂蚁都越了过去,只有一只不幸一个踉跄跌下崖去,

这条消息太重要了!必须通知其他的蚂蚁。要是能再多了解一点就好了。不约而同地,它们又把触角伸进了容器中。

追踪

用毒气消灭白蚁王国的,是它们;

起初,我们猜测这支神秘的军队是我们的宿敌侏儒蚁派来的。因为就在去年,我们曾发动过一场大规模的攻打它们的战争——丽春花战役。那场战争损失了我们几百万的战士,但最终我们还是取得了胜利。这次也许是侏儒蚁采取的报复行动。但仔细一想,作为我们的手下败将,它们是不可能偷袭成功的。再说,侏儒蚁也没有如此大规模的秘密军队。这种推测显然站不住脚。

守卫们搜遍了城中所有的主干道。可就像是在进行一场滑雪越野赛,参赛的选手往往容易忽视那些成垂直分布的不引人注意的小弯道。

探子们紧贴着地面,一路飞奔。它们是有史以来唯一能够进入化学图书馆,并成功窃取了希丽·普·妮女王最珍贵的记忆费尔蒙的叛军士兵,如果它们死在这里,一切的努力就功亏一篑了。

守卫们穷追不舍。酸液弹在它耳边呼啸。它又损失了一条前腿,然而,它还是用它仅剩的4条腿跑着。终于,它来到通道的一个凹处,缩成一团。

现在,我相信了!那些巨大的怪物是真实地存在着的。

贝洛岗城的守卫们用特殊的嗅觉语言发出了警报。这是一种化学公式为C8-H18-O的费尔蒙,它的反应速度非常快。我们已经可以听见几百个士兵摩拳擦掌的声音了。

但就在这时候,一名守卫发现从天花板上落下了一滴粘稠的液体。是血!

它们就这样高速移动着,忘记了过道的狭窄。突然,它们掉入了一个漏斗状的坑道里,两个“流星”就这样互相撞成了碎片,粉碎了的甲片散落了地。

真是虚惊一场。原来只是一片枯树叶落在地上的声音。3只蚂蚁重又专注于它们的“阅读”上。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