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1:黎明的小精灵-9

上一章:奥秘1:黎明的小精灵-8 下一章:奥秘1:黎明的小精灵-10

努力加载中...

贝洛岗,枫丹白露褐蚁世界的中心;

“救命!”,这一次,它能肯定了。从这堆垃圾中传出了一股清晰的渴望交流的气味。难道是这堆垃圾想和它说话?它走近了一些,在一堆触角的残片中搜寻了起来。

是那边的3段残骸中的一个发出的。并列放在一起的是一个瓢虫的头,一个蝈蝈的头,还有一个褐蚁的头。它挨个地摸了摸它们,发现从褐蚁的触角隐隐约约地散发出一股生命的气息。

它在拥挤的道路上一蹦一跳,终于来到了4号城门附近。像往常一样,这里一片混乱。蚂蚁太多了!通道都已经被阻塞了。要解决这个问翘,就必须拓宽4号城门,还要加强对交通秩序的管理。例如,那些扛小猎物的蚂蚁就应该给别的蚂蚁让路;又比如说,先进后出,要处理好了,就不会像现在一样,一片混乱,交通堵塞。不过,这是所有大城市的通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够解决的。

啊,垃圾场。它已经好久没有来这里了。蚂蚁们总是将它建造在城市的前面。它还记得,有一次,一名从别的城市来的雇佣兵看了它们的垃圾场,问了它一个问题:“这里是你们的垃圾场,可你们的城市又在哪里呢?”是啊,必须承认,这些堆积如山的尸骨、谷物壳还有各种各样的排泄物已经逐步吞噬了城市的边缘。一些通道已完全被堵住了。但蚁群宁愿开辟新的通道,也不愿意去清理它们。

“你们来自哪个城邦?”

103683号转过身去。它好像感觉到了一丝类似呻吟的微弱气息。

就是这位希丽·普·妮,领导了城邦内部的革新运动。它放弃了贝洛·姬·姬妮二世的称号,创立了自己的王朝:希丽·普·妮王朝,它重新制订了长度首位,以1步(1cm)代替原来的1颅(3mm),这适应了贝洛岗城城民计量长度的新需求。

103683号好熟悉这里的每个个十字路口,每一座地下桥、当它还是一个孩子的时候。它就走遍了城中的每一个地方,参观了每个房间:有的房间里种着白色的像蘑菇一样的植物;有的房间则饲养着许许多多的蚜虫;还有的房间是给那些储粮蚁使用的,它们倒挂在大花板上,一动不动,唯一的职责就是为其他的蚂蚁做口对口的食物交流,它也曾到过皇宫。那里原先是白蚁在树根里挖的一个洞,后来经过改建才有了今天这样富丽堂皇的外表。新女王希丽·普·妮曾是它儿时的玩伴,它亲眼看着它如何登上王位,开始行使权利。

贝洛岗,所有的新发展都从这里起步。

103683号并不急着把它那微不足道的蝴蝶茧搬回去,它决定在这片混乱平息下来之前,先到垃圾场去兜一圈。当它年轻的时候,那里可是它与士兵朋友们最爱去的蜈乐场所。它们将那些被遗弃了的尸体的头颅高高抛起,然后趁它还在空中的时候,用酸液弹进行射击。这就要求它们能将发射酸液弹的腺体迅速调整到位。103683号正是通过这种练习成为一名神射手的。也就是在这儿,它学会了如何快速地举起大颚,攻击敌人。

103683号知道这是它最后的机会了:“这次远征是针对谁的?”

触角颤动着。103683号决定依照古老的格言所说的去做,它倒要听听这颗东西能说出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情来。

头颅

小蚂蚁又整理了一下触角,然后以每秒12000振的频率振动着触角。它想看看周围是否还有什么猎物。但,什么也没有,它只能作罢。

一只冒冒失失的鼻涕虫不小心踏入了蚂蚁的道路。立即有士兵用大颚将它铲了出去,并把它留在路上的粘液清除干净。

贝洛岗城终于到了!

贝洛岗,这座由3600万双眼睛,1.08亿条腿和1800万个脑袋组戒的城市,是如此的生机勃勃,如此的强大。

103683号沿着一条散发着特殊气味的小道向着自己的城邦爬去。在它的周围,草儿高高耸立着,就像是株株高大的绿色乔木。一路上它碰到了许多贝洛岗城的工蚁。它们与它一样,也是要回城去。在有些地方,筑路的蚂蚁将通路修在了地下,这样可以使蚂蚁们免予太阳光的直射。

103683号彻底糊涂了。这只蚂蚁,或者说这只蚂蚁的残骸,提到了什么“远征”、“叛军”,难道城中真的有“叛军”?那些传闻难道是真的?与此同时,它感到手中的头颅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必须抓紧时间,弄清楚一切真相。但,一时间,它不知道该问些什么。幸好。问题自己从它的脑子里蹦了出来:

“怎样才能找到那些叛军呢?”

手指。

对于头颅来说,思考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了!然而它知道自已必须回忆起那条重要的信息,并将信息通过它那仅存的触角传达出去,否则它和它的同伴就白白牺牲了。

103683号用爪子捧起了这颗头颅,举到了自己的面前。

是的,希丽·普·妮要发动一场消灭所有手指的远征!

103683号还想起了它的那次东征。它一直到达了世界的边界,那可是手指们居住的地方,除了它以外,曾经到过那里的蚂蚁都死了。

103683号是贝洛岗城中的一只普通的褐蚁。这只1岁半的蚂蚁(相当于人类的40岁)是一名无生殖力侦察兵。它那高高竖起的触角,昂起的头,还有那挺立的胸膛都显示了它无比的雄心。虽然为了追捕蝴蝶折了一条腿,身上也被划出了道道伤痕,但丝毫也不影响它的雄风。

但,不管怎么样。这都已经是过去的事了。

“救命!”

头颅又做了一次努力,摇晃了一下:“在新的饲养金龟子的大厅的顶部,有一块天花板是假的……”

“希丽·普·妮想要发动一场远征,把他们一举消灭。快,快去通知叛军们。”

103683号渐渐平静下来。它的狩猎一无所获。那完成蜕变的美丽的蝴蝶再也没有回来。它用一条毛茸茸的细腿擦了擦腹尖,然后慢慢爬向枝头,去拿那个被蝴蝶遗弃了的茧壳。毕竟,聊胜于无。这种东西对蚁穴来说总是有用的。它可以用来做蜜缸,就像我们用来装水的随身携带的水壶一样。

通常说明,一只蚂蚁是从来不会回首往昔的,也不会展望未来。在它们的意识里,从来就没有“个体”这一概念。它们生活在一个群体中,只为了群体而活。从来不懂得什么是“我”,什么是“我的”,什么是“你的”。没有自我的意讲,也就不会惧怕死亡。在蚂蚁的世界里,为了生存而产生的忧虑是不存在的。

103683号充满厌恶地看着这颗头颅,它是如此的肮脏,它有什么可说的呢?但显然,头颅的主人死的时候非常的痛苦。突然,103683号产生了一股冲动,想要把这颗脏东西抛向空中,然后对着它发射一颗酸液弹,就像它以前经常做的那样。但,很快它就抑制住了这股冲动,不仅仅是因为好奇心的缘故,还因为它想起了那句古老的格言:

辽一股新鲜的血液注入了头颅,这足以支持它再思考一会儿了!电力与化学的反应为它补充了新鲜的养料。那已接近死亡边缘的头颅终于又勉强恢复了一点活力。

103683号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见到希丽·普·妮了。要想见到这位年轻的女王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它终日忙于产卵和搞它的革新运动。但,103683号并没有因此而忘却它俩一起在地下之城做的探险:寻找秘密武器、调查那些狡猾的毒品供应商,还有追寻那传闻中的带有岩石般冷酷气味的蚂蚁叛军。

“我的两个同伴死了!被士兵杀死了。”

修建一个化学图书馆是希丽·普·妮改革的一项重要的内容。它还收集了各种可供研究的两栖类动物,以建立有关的动物学信息库。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女王还驯养了许多会飞和会游泳的动物,像金龟子、龙虱……

“哪种蚂蚁’”

103683号惊呆了!愣愣地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城池的轮廓渐渐的清晰起来。天空突然被遮掉了一大片,出现在它眼前的是一大堆细细的枯树枝。

每一个潜在的威猩洗而使其更加强大:每次战争都使它以得更有战斗力;每一次的失败都教会它如何以得更加的聪明。

一只奇形怪状的昆虫跃入了103683号的眼帘。它只有一片翅膀,爬行时紧紧贴着地面。可走近一看,才发现原来是了一只驮着一片蜻蜒翅膀的蚂蚁。它们打了一声招呼。这名猎手可比它走运——无所获的空手而归和一只空壳的蝴蝶茧在本质上并没有多大的区别。

触角发出了一股淡淡的怪味,那里面只包含了一个词语。103683号用触角的末端轻轻地碰了碰头颅。它使劲地嗅着,终于它分辨出了那个词。它知道这个词语,不仅知道,还非常的熟悉,那就是:

“我们一行共有3只蚂蚁,”

它睁着半球状的眼睛,透过复眼的一个个小面扫视着四周。它的视野范围很大,能同时看到前面、后面和头顶上方的空间。周围一点动静也没有,它不想再在这里浪费时间了。

“说”完了这个词语,头颅就完全干涸了!收缩了起来这个黑色的圆球再也不能散发出生命的气息了。

有好几次,它想要再申请一次远征。但得到的答复总是不可以,理由只有一个,要组织一次远征需要花费的精力太多了。

“是关于什么的费尔蒙?是什么东西如此的重要,守卫们要全体出动追杀你们?”

因此,103683号极力压抑着自己,不要产生上述的忧虑。但,显然,它的思想已经有点不受它的控制了。

头颅打了一个寒颤,触角抖动着。它是如此的虚弱,不知是否还能坚持到将最后的秘密公布于众。

“贝洛岗。我们潜入了化学图书馆,为的是窃取记有惊世内容的记忆费尔蒙。”

但,就在不知不觉中,103683号的头脑中起了一些变化。它的世界尽头之旅在它的脑海中植下了一点点自我的意识。尽管只是一株小苗,但也已足够让它感到担心了。一旦开始想到了自我,一些深奥的问题也就出现了。蚂蚁们称这些问题为“精神疾病”。通常说明,那些有生殖力蚂蚁更容易染上这种疾病:在蚂蚁中的那些智者看来,如果有一天,你产生了这样的忧虑,害怕自己是否得了“精神疾病”,那其实,你已经染上了这种不治之症。

它借助细腿末端的“吸盘”从树上爬了下来。这些神气的由粗纤维构成的小球状的东西,能够分泌出牯液,帮助它固定在一些光滑的表面上。无论以何种姿势,垂直甚至是头朝下都可以。

头颅越来越干了。如果它忘记了一切,那一切的努力就都白费了。因此它要竭尽全力回想起来所有发生的事。它应该这样做,也必须这样做。

头颅上的眼睛早已失去了神采。但它的主人还是要求继续这场无声的交谈。它必须将真相公布于众。

但,切断了与心脏的联系,头颅也就失去了养料的来源。脑皮层已经以得有些干涸了。幸运的是,大脑中的电子活动还保持着活力。那里面,还保留着一小片的神经介质。正是借助这一点点湿润的环境,神经元才得以连接起来,通过一些简短的回路,思想的火花终于能够重新进发出来。

在它的周围,小道变宽了,交通却以得更为拥挤。它混在蚁群中,努力不去想自己与身边的这些同类之间已经产生的细微差别。其他的蚂蚁,甘心忘却自我表现,为别人而活,让周围的一切决定它们的意识,还有什么比这样更快乐的呢?

“褐蚁,褐蚁中的叛军。”

这座城当初是由一只迷路的蚁后创建的。(在蚂蚁的语言中,“贝洛岗”就是“迷途蚂蚁之城”的意思,)虽然它的存在受到了来自各方的威胁:蚂蚁之间的战争、龙卷风、白蚁、胡峰还有鸟粪,但它还是历经了5000年的风欧雨打,始终屹立不倒。

要耐心倾听它人的话语

“我有一些事情必须要说出来,”沾满了脏东西的圆滚滚的头颅发出了这样的信息。在头颅的顶部勉强耷拉着一根触角。

贝洛岗,本地区最强大的蚂蚁政治势力;

往事重现。

“救命!”

一次远征!消灭所有的手指?

  • 背景:                 
  • 字号:   默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