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秘1:黎明的小精灵-12

上一章:奥秘1:黎明的小精灵-11 下一章:奥秘1:黎明的小精灵-13

努力加载中...

眼前的局长就像是被五颜六色的弹珠迷住的孩子。但梅里埃斯还是坚持自己的想法。

梅里埃斯对自己选择的生活方式没有一丝的怀疑,就让名利见鬼去吧,放荡不羁的生活,再加上电视和罪案调查,已经使他感到很满足了!他的父亲曾对他说过:“如果不想自寻烦恼,那就不要有什么野心,”没有欲求,也就没有痛苦。傻子才会有什么野心。为了超越平庸的生活,每个人都可以有自己的追求,但千万不能过分。

局长又感慨到:“我们需要有才能的人,只有这些人才懂得如何运用他们的头脑来管理国家。但现如今,这样的人已经越来越少了。所以,请你务必记住,一旦你决定投身于政界,我会是第一个支持你的人。”

“放下,玛丽·夏洛蒂。”

自杀?只要是看见过塞巴斯蒂安·索尔塔的尸体,任何一个人都会发现这个男人是死于极度的惊恐,他的脸甚至因为恐惧而扭曲了。

“拯救地球,保护环境!”

民主赋予了我们每一个人融平等的权利。每个人都有权获得他人的尊重,即使是已经变成了一具尸体。然而对于已故的索尔塔3兄弟来说,他们的这项权利已经被完全剥夺了!这桩神秘的3人凶杀案的真相至今没有大白于天下。更糟糕的是,死者之一的塞巴斯蒂安·索尔塔竟被指证为杀人凶手,他先是用毒药杀害了他的两个兄弟,然后自杀,他连为自己辩解的机会都没有。

本报社论:警察的介入!

“让危机和政府的承诺见鬼去吧,重振激进共和盔动!”

雅克·梅里埃斯曾经结过两次婚,但两次都以离婚告终。至今为止,他已经侦破了50多桩谜案,那可是他最大的乐趣所在。他拥有一套自己的公寓,经常去图书馆,还有帮不错的朋友。他是一个容易满足的人,有目前这样的生活,他已经心满意足了。

“请投社会民主党一票,实现真正的民主!”

蕾蒂西娅尚未登场

索尔塔一案如此草率的解决方式足以引起我们的思考和担忧。我们不禁要怀疑,面对当今罪案的日趋复杂和严重性,我国的警察是否还能应付自如!

您也许会说,死者的这种表情是起源于杀害自己的兄弟而产生的自责和内疚的心理。但任何一个稍有心理学知识的人,更别说像梅里埃斯警长这样的专业人士,都应该明白,对于一个能将毒药放在食物里,然后与他的家人一起服用的人,他的心理状态早已超越了正常的人。因此,他脸上的表情应该是从容而平静的,而绝非惊恐。

局长又问起了他的婚姻状况,这有点出乎梅里埃斯的意料,他回答说自己还是单身。但局长似乎对这个答案不太满意。梅里埃斯只得承认,有几个亲密的女友,但没有固定的对象,至于原因吗,是不想惹上不必要的麻烦。

杜拜龙局长听了他的话,不由得笑了起来。他将手搭在梅里埃斯的肩上,说当自己和他一样年轻的时候,也有过如此的想法。但随着时光的流逝,他的想法已经有了很大的变化。并不是他要统冶别人,他只是不想被别人统治罢了。

警察这样做简直是对民众的一种愚弄。谁都知道,要指控已死去的人是多么简单的事。他们不可能聘请律师为自己辩护。但这桩谋杀案也并不是一无是处,最起码,它帮助我们认清了雅克·梅里埃斯誓长的真实面目。这位警界的知名人士十分懂得利用自已的名声来掩盖其不负责任的行为,他在新闻发布上草率的声称被害的三兄弟都是死于毒药,而塞巴斯蒂安·索尔塔更是这一切的始作俑者。这一漏洞百出的结论很好地说明了警长在处理本案中所采取的草率了事的态度。这简直是对死者的侮辱!

他有一点摸不着头脑:“对不起,您说什么’”

蕾蒂西娅·威尔斯

在快速地了结了索尔塔兄弟一案以后,巴黎警察局局长查理·利拜龙召见了警长雅克·梅里埃斯,这位警界的上层人物想要亲自向他祝贺。

“我说,我永远站在您这一边了

“只有富人才会藐视金钱;只有有权有势的人,才会视权贵为粪土。”

他大步上了楼。玛丽·夏洛蒂一定像往常一样在家里等着他、它无比深情地爱着他;每天它都会取好报纸在门口等他回家。他开了门,玛丽·夏洛蒂立刻蹦到了他面前,牙齿叼着报纸。

这只母猫对他总是惟命是从。梅里埃斯拿起报纸,有一点激动。他先浏览了一遍,然后迫不及待地翻到登有自己照片的版面。上面印着一个大标题:

那些养尊处优的所谓政舁要人的嘴脸都是样的,自以为是世界的主宰,但背地里却干着肮脏的勾当,他们的秘书就是他们的情人。局长竟然劝他也成为其中的一员。哼!

他是走路回家的。并不是很远,经过一个广场和两条大街就到了。

梅里埃斯将报纸揉成一团,大声地咒骂了一句。

房东总是躲在她房间的窗后,窥伺着。看见他回来了。立即把头探了出来:“您好,梅里埃斯先生!我看过报纸了!您可千万别放在心上。他们那是嫉妒您!”

“反对不公正的待遇!投身维护人权独立战斗的第一线!”。

杜拜龙将年轻时的那些幼稚的想法统统抛到了脑后,开始顺应潮流,努力地向上爬。如今,他的手中已经掌握了不小的权利。这些权利就好像是他的保护层,他再也不会害怕有朝一日从梦中醒来,他拥有的一切部已离他而去。他的两个儿子就读于城中最贵的私立学校,他有豪华的私家车,有属于自己支配的时间;在他的周围,围绕着一大群奉承拍马的人。他还能梦想得到些什么呢?

于是杜拜龙局长就建议他为何不考虑结婚,一段稳定的婚姻将有助于他进入政界。显然我们的这位局长十分看好警长的政治前途。他甚至都帮梅里埃斯设计好了从政的道路,开始,可以竞选议院或市长,然后再逐步发展。在局长看来,只有聪明人才能掌握国家和民族的大权。如果他,雅克·梅里埃斯,能够侦破像索尔塔兄弟谋杀案这样如此错综复杂的案件,那么还有什么问题可以难住他呢:失业率的不断提高、郊区的治安问题、贸易逆差、预算赤字,总之个国家领导人每天都要面对的所有难题到了他的手中都能不费吹灰之力的迎刃而解。

他终于到家了。这是幢标准的四方楼房,长、宽都是50米。楼顶上,一群乌鸦围着电视天线飞来飞去。

在豪华富丽的客厅壁,局长一上来就向梅里埃斯透露了一条令人兴奋的好消息,这宗“索尔塔兄弟案”已经给“上面”留下了深到的印象,许多政界要人都认为,他的办案手法简直就是“法兰西快速与高教的典范”。

警长离开了局长的住处,他注意到在铁栅栏门的附近,放着一块巨大的木牌,上面写满了形形色色的竞选标语:

难道是痛苦造就了这样惊恐的表情?但一般来说。毒药产生的痛苦远没有如此的强烈,那就让我们来看一下究竟毒药给死者造成怎样的伤害吧,由于记者不能进入案发现场,我就走访了警察的停尸所。但在那里,我得知了一个惊人的消息。负责此案的法医证实,警方并没有对索尔塔三兄弟的尸体进行解剖,因此,案情是在没有真正弄清死因的情况下就了结了。梅里埃斯警长,这位声名卓著的犯罪学家未免也太过缺乏严肃的工作态度了吧!

在他的周围,人们朝着各个方向急匆匆地走着。司机不耐烦地按着喇叭,想要超过前面的车;女人们那精心修剪过的长指甲敲着车窗玻璃。街上,孩子们拿着水枪互相追逐着,“乒,乒,乒,你们都被我打死了!”。这些小家伙正在玩警察抓小偷的游戏。这使梅里埃斯有点尴尬。

但雅克·情生活,并不是很糟糕。而且……

  • 背景:                 
  • 字号:   默认